一秒记住【天籁小说网 www.tlxsw.net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沈夏想了想,“反正特别妖孽的一个男人,看一眼你绝对会有出轨的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出轨呀?”罗依依扬声,“只要人选合适,我光明正大的恋爱。”

    沈敬岩紧紧地抱着罗一默,“可怜的宝宝,你妈咪真的要给你找后爹了。”

    罗一默拍了拍爹地的后背,“大朋友,淡定啦,我后爹的预备队伍一向走马观花,人来人往,热热闹闹,我早就习惯啦。”

    罗依依含笑的眸子瞪了儿子一眼,“说的什么废话。赶紧睡觉吧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沈夏冲她摆手,“依依姐,明天我就让帅哥来找你啊。”

    十七捅了捅她,“你这样自作主张真的好吗,也不问问开膛手有没有时间?”

    罗依依迈出去的腿顿住,吓的腿一软,差点倒在地上,回头,愣愣地问,“他叫什么?什么手?”

    再一想,沈夏和十七都是杀手,那她们熟悉的男人,难道,也是,杀手……

    没点名号的杀手,也入不了她们的眼吧。

    那这个什么手,到底是几号杀手?

    十七这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,沈敬岩在一旁看热闹,“该,让你们骗我,这下露馅了吧。”

    罗依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咬牙切齿道,“你们,太……太过分了,出了这个门不要说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沈夏侧目,“依依姐对我们有偏见。”

    沈敬岩恨恨地说:“活该你乱出主意,依依,把她撵出去,别让她住咱家。”

    沈夏一个厉色丢了过去,“依依姐才不要你这渣男。”

    罗依依皱眉,“谁跟你咱家,沈夏,十七,把他给我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沈夏十七蜂拥而上,不费吹灰之力从沈敬岩的怀里抱过罗一默,将沈敬岩推了出去,关在了窗外,沈夏还嫌弃的摆手,“你才是依依姐最讨厌的人,再来我家打的你满地找牙。”

    沈敬岩没多做逗留,很快消失在寒风里。

    老太太的庄园终于可以对亚伦开绿灯了,当他打开冰棺,扯下白布,看到的竟然是……布娃娃。

    他立刻通知克洛斯,与此同时,佣人和管家也都惊慌了,教父也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人会偷走老太太的尸体?

    在克洛斯质问时,教父这样说:“尸体我保存起来了,不会轻易让你带走,你现在要做的是完成任务,到时候我将你的母亲拱手奉上。”

    克洛斯双眸充血,“你他妈的耍我?”

    教父淡定地说:“你要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冷冷地挂断了电话,他要找老太太,务必要找到,他的要威胁克洛斯,但是并不想和克洛斯彻底撕破脸。

    而克洛斯,母亲已经去世了,他现在要保护妹妹了。

    亚伦并不想离开,他想面见教父,他也有自己牵挂的人,老太太的去世也带给他很大的触动,可是,教父不会让他见面的。

    他又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克洛斯的身边。

    亚伦不在的时候,克洛斯身在Z国极没有安全感,像个缩头乌龟似的,蜷缩在酒店里。

    亚伦回来了,克洛斯又出门了。

    他走进罗依依办公室时,常云腾和梁译恒都在,现在好了,情敌的战队又加入了一个人,表面的和谐下像枪林炮火在无声地炸开。

    克洛斯也查过了梁译恒的身份,确定没有异常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从群抱着一个包裹进来,“依依姐,前台刚刚签收的,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梁译恒好奇,“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从群打开包裹,绿色的翡翠立刻吸引了罗依依的视线,她站起身,看着那个翡翠雕刻的鼎,鼎有五六十厘米宽,七八十厘米高,从安抱着鼎放在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罗依依小心翼翼地伸手触摸,“谁这么会投其所好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从安摇头,“难道又是你的哪个追求者?”

    罗依依立刻就想到了那个叫什么手的人,不,那个叫什么手的杀手。

    现在她也算是见多了世面,不会真的被一个杀手的身份吓到的,只是,还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就围绕着这个翡翠鼎讨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克洛斯总算没有机会单独约罗依依了。

    两天后,罗依依在珠宝大厦检查工作,一个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男士在玻璃柜台前,指着一枚男士戒指道,“这枚戒指非常有创意,可以给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销售员笑盈盈地拿出戒指,珠宝灯光的照耀下,黑钻折射着璀璨的光芒,男人啧啧赞叹,“设计师一定是以为非常有灵性的女孩。”

  &n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都市小说推荐阅读

罗依依沈敬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罗依依沈敬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