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天籁小说网 www.tlxsw.net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沈雄冰对冯思萍,从来没有过爱,他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却离开了他,投入到别的男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所以,他恨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条项链……

    沈雄冰望着墙壁的某个地方,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蔡管家离开后,沈雄冰双手滑动着轮椅,到了墙边的一个小桌子前,他稍微费了点力气,推开实木的小桌子,看似完整的墙壁上有一道浅浅的,似有似无的,呈正方形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在正方形左上角往上,用手指比着整个食指的位置,然后轻轻敲了两下,又用力按着那处,左两圈,右一圈,左一圈,下面那个正方形的痕迹陡然像个小柜门似的打开。

    他的手只盯着里面一个灰色的小布包,手迟疑着,伸出去,又缩回来。

    他又靠在轮椅背上,任思绪飘回多年前。

    足足十分钟后,沈雄冰像下定决心似的,拿出里面的小布包,一层层细心的拆开。

    里面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,银质的链子,下面的吊坠是红色玛瑙的,不管是链子的形状还是吊坠的款式,都跟罗依依脖子上戴的那个一模一样,唯一不同的,只有材质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拎着链子的顶端,吊坠自然的垂落,那红色的玛瑙泛着岁月的厚重,早就失去了原本的光泽。

    就像时光深处的人,苍老的脸已经掩盖了过往的神采,生死两茫茫,再不见昔日容颜。

    他怔怔地看着项链出神,时而微笑,时而痛苦,时而皱眉,时而展唇。

    可是最后,他眼里露出了狠戾的光,“别怪我,你们无情,我无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敬岩和罗依依各自奔赴自己的公司,这一次,沈敬岩并没有亲自带着罗一默,而是让从群留下来陪着罗一默,从安去公司守护罗依依。

    这样的安排也不错,最重要的原因是,沈敬岩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不方便带着罗一默。

    沈雄冰上了年纪,习惯了早起,每天都会让蔡管家推着他,在花园里散步,呼吸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太阳缓缓升起,沈雄冰早餐后,在草地上看书,微风拂面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当佣人告诉他沈敬岩来了,这让他很诧异,但是转念一想,他们父子的确应该聊一个新的话题了。

    蔡管家又推着他缓步往主楼走来,沈敬岩足足等了二十分钟,才见到那苍老又精明的眼睛。

    沈雄冰挥手,蔡管家退开,沈敬岩上前推着轮椅,“爸,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月季园吧。”

    副楼后面有一大片的月季园,此刻正是月季盛开的季节。

    一路只有沈敬岩沉稳有力的脚步声,和轮椅的轱辘碾压路面发出的声音,不知情的外人看来这就是父慈子孝吧,儿子推着父亲散步,父亲坐在轮椅上面容平和。

    许久后,沈敬岩才开口,“爸,您和罗依依的妈妈,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很客气,丝毫没有质问的意味,他只是想要问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沈雄冰讨厌这个儿子,是因为讨厌他的母亲,“你到底想要说什么?”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[Enter]

都市小说推荐阅读

罗依依沈敬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罗依依沈敬岩最新章节

友情链接:荣鼎彩官网  易彩网  大象彩票  金华彩票  澳发彩票  快乐飞艇下注  秒速赛车官网  秒速快三官网  500w彩票网  彩客彩票网